Create The World With Creativity      
 

 本页主题: 聊斋之画皮介绍

天下 
翰林学士王安旭,与妻子陈月慧住在门高宅深的「玉琼苑」,此乃皇上所赐的状元府。王安旭在官场上不但很有才名,还有画名,他所绘的仕女图,以妻子画眉所用的黛绿及胭脂作颜料入画,因此画中的美人都栩栩如生!达官贵人,皆以求得王安旭的画为荣。

  王安旭妻子陈月慧是名闻京城的官家小姐,父亲官至翰林御史,不单才貌出众,琴棋书画无不精通,但由于所嫁的夫君倜傥俊逸,才华举世无双,总是招来了不少女子的青睐,弄至月慧成了善妒、疑心病重之人,终日神经兮兮的!一次,见近身丫头紫嫣对旭含情而笑,月慧即借故冤枉丫头偷其玉钗,没想到这丫头个性倔强,竟投井自尽以示清白!

  自从丫头紫嫣死后,月慧在家中遇到连串怪事,例如,梳妆台上的东西经常被搞乱;最喜欢的衣裙不翼而飞;刚绣好的图案翌日会变成另一个花样;更甚者,月慧常在半夜听到凄然的鬼哭声...慧起初仍安慰自己,一定是自己在疑神疑鬼。

  未几,连屋里的下人都暗地里窃窃私语,说在水井中见到鬼影,月慧越想越心惊,渐渐地,眼内经常闪现幢幢的鬼影,让她怀疑是投井的丫环阴魂不散,告知旭,旭反指慧疑心生暗鬼!

  一日,慧对镜梳妆,描眉时,突见铜镜中自己的一张脸竟然没有五官,只有一张空白的脸!慧吃惊再细看,却见镜中的白脸,变成了一块烧得熔烂的鬼脸,慧吓得魂飞魄散!其实慧所见到的一切怪事,并不是丫环的鬼魂作祟,而是梅的鬼魂回来报复。

  旭为求令慧心安,请来和尚打斋超度丫环亡魂!做完法事,家中似乎安静了些!

  一日,出使西域的御史史达明凯旋归来,史乃月慧之表兄,慕名旭之画功,前来求旭为他画一幅美人图,旭婉拒,史即出示一张画“纸”给旭看,旭瞄了一眼,觉得此“纸”并无特别之处!但史请旭用手轻抚此“纸”,旭伸手一碰,觉现此“纸”细滑如脂,柔软如棉,细腻得彷如少女的肌肤!旭觉得奇怪,问史这是什么“纸”?史回答这并非纸,而是“人皮”!是他在西域时从一个波斯商人手中购得!史认为要是用这张“纸”勾画美人,一定会栩栩如生!旭于是答应为史作画!

  旭对着那张人皮纸,下笔,不知道为什么,脑海里总是闪现出梅的模样...

旭终于完画,画中人有点像梅,但比梅更胜三分,看到画中人楚楚动人的模样,旭很喜欢,旭偷偷地把画藏起来,史几次询问,旭都推说仍未画好!慧奇怪旭明明完画,为何不肯交出,及后发现旭经常“轻抚”画中人出神,非常嫉妒,于是暗中把画送去给史!

  史收到画,见画中美人有闭月羞花之容,竟也爱不释手,对画喃喃自语,谓此生要是能得到如此美人,宁愿折寿,至夜阑人静,仍对画自饮,昏睡间,看见画中美人现身,自称是画中仙人,感谢史让旭把自己画在纸上,向史敬酒,史大喜过望,喝个不停...翌日午时,当史醒来,发现画不见了!

  旭得知慧把画送去史家,非常无奈,没想到翌日,史竟找上门,谓那画不见了,问是否被旭取走,旭否认,二人百思不得其解!

  某夜,下着滂沱大雨,旭喝完喜酒,乘马车归来,于离家不远的转角处,见一白衫女子,打着雨伞,挽着包袱,哭得凄凄惨惨,状甚可怜,旭卷起车帘探个究竟,与女子打个照面,只见女子梨花带泪,美得让人屏息,但是,这一张脸孔,与先前他所画的美女竟然长得一模一样!旭吓得慌忙逃走!(别以为旭是因为见到画中人,惊吓过度,实则是该名女子与梅三娘长得很像,旭以为见梅鬼魂才慌忙逃去!)

  旭半夜遇见画中人,忐忑不安。向史打探失画之事,史说当晚自己喝到半醉,画中美人突然现身,自谓是画中仙人,感谢史的大恩,向史敬酒!旭于是安慰自己,也许当晚遇见的并非梅的鬼魂,说不定是画中仙女呢?

  同僚朋辈常投柬邀旭出游、聚会,旭每次必请得慧的允许方才赴约。一日,朋友邀旭游湖,慧准其往。

  旭和友人泛舟湖上,惊见画中仙女(梅)竟在另一画舫上,两舟擦身而过,旭为之心动! 

 一日,慧请旭入宫为即将远嫁西域的公主画像。原来公主乃慧之表妹,慧母之亲妹所生,公主慕名求画,希望在远嫁之前留像给母,以作安慰。但旭入宫,还未动笔,公主却因一点小事发脾气不画了,旭只见了公主一眼,但就凭这一眼,回家当晚即能把公主的肖像画出,慧取画进宫,姨母及公主对旭才华啧啧称奇!

  旭无法忘怀画中仙女,再到湖边寻找,终得见!旭探问其身世,女的托言是天上仙女,因看到旭所绘的美人太美,不能自持,仙魂竟然走入画中,现在仙魂被困在“纸”内,成了肉身,无法返回天上!旭半信半疑!女的还说如今成了凡人之躯,竟无处容身...旭渐渐放下戒心。二人互诉爱慕之情,于是旭请梅跟自己回「清林别院」,那是旭读书作画的地方,暂且安置。

  时正值梅花盛开,梅看着这一景致,百般滋味,旭甜言蜜语,拥梅入怀,二人缠绵,现实与过去的缠绵交织,拟幻拟真!旭讲出“望梅止渴”的成语,以代表对过去自己所喜欢的一位女子的思念...梅困惑,竟然质疑旭或许不是当日杀害自己之人,感受到旭的深情,泪水潸潸而下...

  旭表现对梅一片痴情,梅再度深陷!

  旭把梅收藏在别院,惟恐月慧发现,行事小心紧慎!适值慧的姨母要旭替其画观音像,旭于是借口要在别院专心作画,经常留宿别院!说也奇怪,旭发现用于绘画的颜料经常不见了。

  然齐人之福不能久享,慧终于察觉旭行径神秘,遂潜入别院窥视,发现梅的踪影,但随即飘忽消失在瞬间,慧心中疑惑,质问旭,旭狡辩搪塞过去。翌日,慧借故突击书斋,但无所获!

  一日,旭到侯府贺寿,侯王爷请来了一位道行高深的道士,要道士变法让大家开眼界!道士推却不过,于是在纸上画了八仙,再令八仙从纸上纷纷现身,向侯爷贺寿!举座惊叹!

  旭惊见道士作画成物,请教之,道士笑言乃游戏之作!道士细观旭,指旭身上有鬼气,必是遇上了鬼物!旭表面支吾,但心中仍有所忧!

  旭心中起疑,于是当晚,暗中潜回书斋,窥探梅——只见一位长发披肩的女子,身上穿著梅的衣物,一手扶着脸皮,一手拿着画笔,一笔一勾,把眼睛眉毛嘴巴细画一番,画好后,往脸上贴!女子刚好转过头来,一看,正是梅!旭吓得拔腿奔跑回家!

  旭从此不敢再踏足别院,慧见旭神色不妥,探问,旭仍隐瞒!当晚,旭足不出户,整夜不敢入眠,吓了一身冷汗。翌日清早,旭即前往找那位道士,向道士求救,道士给旭两道符,吩咐旭一道贴在房门,另一道则随身携带!

  梅在别院久候不见旭至,于是登门找旭,见房门贴着灵符,吃惊,想旭可能已经发现真相,恼怒,随即施法,把符烧掉,但同时梅也被灵符所伤,因为旭身上有护身符,梅无法亲近!
  
  旭以为道士所赐的灵符能够护身,稍为安心,但梅的鬼魂终日仍在旭家徘徊闹事,令慧感到屋内阴魂不散,一日,慧梳妆时,又在镜中见到自己五官尽失,只剩一张白脸,终忍无可忍,斥喝哪里来的野鬼,为何三番四次捉弄她?梅反叫慧去问旭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!

  慧质问旭,旭诡辩一番,不尽不实:旭称和慧相识前,曾在杭州结识一名妓,只是一夕情谊,但对方苦缠,追至京城,并以上吊要胁旭娶之,旭不理会,结果对方果然上吊自缢!

  慧半信半疑!

  慧突然觉得自己对于旭的出身及过去,所知甚少,每次问旭,旭总是含糊其辞。
  
  一日,梅鬼魂借机上了慧身,设法哄旭将身上的灵符除去,旭不虞有诈,除了护身符,梅遂现身将旭抓走!
  
旭被梅禁锢在清林别院,被逼与梅朝夕共对!

   慧为救旭,找来道士,在别院作法!没想到梅因累积怨气太深,厉害无比,道士也无招架之力,梅并以旭之性命相胁,如慧再带妖道魔僧前来捣乱,即先杀旭!更叫慧不要为这一个负心汉伤心,因旭只贪其家世,非为爱慧!

   旭竟然套出梅的弱点,梅因为生前被火烧死,惧火,旭设法纵火,熊熊大火吞没整所清林别院,梅虽为厉鬼,但仍然无法克服火光,终不敌!旭乘机逃走。

   梅被道士镇压在七重塔内,哭求道士手下留情,皆因自己生前被旭杀害,才化成厉鬼前来报仇,希望道士助自己沉冤,还一个公道!道士甚同情之,遂将藏梅鬼魂的七重塔收在铜鼎山内。
  
   事情件好象告一段落!旭对慧极力补偿,但慧始终不安!

   没想到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!旭是一位真正的机会主义者!

机会又来了,公主远嫁不久,丧夫而回!公主召旭作画解闷,日久生情,公主表示愿意下嫁旭,惜旭已有妻室,自己堂堂公主怎么可以做人妾侍...
 
若能娶得公主,攀升为驸马,晋身皇室,那么人生、仕途将会更上一
层楼,荣华富贵享之不尽,旭开始厌弃慧,思前想后,旭设计杀害慧,步步逼进,幸慧逃脱...
  
慧逃至铜鼎山一山洞内,躲藏起来,旭在洞外堆上柴草,点火烧洞,更以大石封洞,欲活活烧死慧!慧在无路可逃之下,发现放置在洞内的七重塔,塔内传出梅的声音,于是慧打开塔盖,放出梅,梅终杀旭!

   慧烧伤,梅笑言可以教慧画皮...

【广告】有疑问?立即访问 在线帮助中心

天下会-精英社   天下会-青年驴舍<br> http://www.hzhza.com
资料 消息
 回复 评分 引用  批量引用    #1 2006-06-27 10:38

netdot 
无语,大陆的导演真聪明啊。

[开发组倾力编写的说明文档,不可不看]

求人不如求己,问题多用搜索
资料 消息
 回复 评分 引用  批量引用    #2 2006-07-13 08:20

论坛跳转:



Powered by BMForum 返回主页 Powered by BMForum Myna 7.0 [Licenced] RSS Feed  
Processed in 0.00954413 second(s),5 queries